• - [悬铃木]

    2008-10-11

          下雨了,这两天淅淅沥沥的下着雨,老天爷大概一转性别,变成了被人抛弃的怨妇。

          这是我来武汉的第一场雨。武大里草木本来就多,即使不下雨,气喘吁吁地爬到半山腰的教室,也常常感觉雾气蒙蒙,弄得我总以为眼镜没擦干净。直到换了隐形,才知道原来跟我的眼镜毫无关系。这里的秋天太湿了,不像是秋,反倒和江南的春季有几分相像。在校园里行走,常常只听得见雨声,却不见雨滴如约而至。

          天黑得越来越早,早到等不及路灯亮起,就已经幽蓝幽蓝的透着沉默。前天晚上去文学院听讲座,我走着走着天就全黑了。路上的人少得可怜,旁边的树林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清,我只好紧跟在前面几个小男孩的身后跌跌撞撞的走着。闻见路边的桂花香,强烈的让我有流鼻血的错觉。啃哧啃哧的爬了个小坡,转个弯,听见广播里放着“珞珈之声”,正想细听片刻,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脚步安稳了下来。不知路灯何时亮的,照得空气里的水汽现了个原形。树丛太茂密,树枝悄悄的遮起一部分光,灯光四散出来的形状,袅袅娜娜,随着微风波动。原也不知道灯光的形状似这般旖旎,柔媚的让我顿生困意。

          黄黄的秋叶,被水泡了,平平的铺在地上,又被人们左一脚右一脚的踏了个结实,便和水泥地牢牢的贴合在一起。像一地的树叶标本。左一片右一片,形态各异,颜色各异,浑然天成,也更像是用哪家的名画做了天然的地砖。

  •       鄙人近日经济拮据,本该精打细算,无奈不堪首饰诱惑之苦,只得乖乖掏了钱包......想来穿耳已有三年整,每逢金银玉石环佩叮当者,必呈痴迷状......偶有良心发现懊恼之时,叫苦不迭。然数日之后,玳瑁之光仍垂于两耳招摇于世。莫非女子天性使然也......沉思良久,不得其解。转身即购得耳坠一副,摇摇摆摆,渐行渐远。

         

         

  • 林荫道 - [悬铃木]

    2008-10-07

          当我抬起头,幻想着他会在林荫道的那头等我,面带微笑。
  • 犹豫 - [悬铃木]

    2008-10-07

          早上起来犹豫了半天要不要去武商量贩。

          算了吧,去了超市就关不住自己的钱包了。上月严重超支,这个月再不节约着点,说不定哪天就饿死在武汉街头了。中午吃的是最便宜的蛋炒饭,在这里,除了泡面,我找不到更便宜的了。一个月喝掉一瓶蜂蜜,这样或许可以让我养成爱喝水的好习惯。越来越像秋天了,皮肤越来越干,算计着大概只能买最实惠的大宝用用了。毛毯总是在被套里滚来滚去,我一气之下,决定只盖毛毯,把被套踹的老远。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昨天下午看过的论文又看了一遍,貌似最后两段还是没有弄懂。于是我决定网上上课前再看一遍。很快要考普通话了,六级也等着我去交报名费啊。好像什么事都挤在这一周了。不浪费时间闲扯了。好好看书是要紧事。

  • 放假 - [葳蕤]

    2008-10-02

         我有个很奇怪的癖好,那就是喜欢看妇女小孩们在菜场前面扎堆剥玉米。

         我小时候也剥过,说是玉米的须须点着了可以熏蚊子。于是我和姐姐挤在大人们的中间发了疯似的剥玉米,并把每一个玉米的须子扯下来,编成辫子。我的舅妈的确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带着我和姐姐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只因为我们说要玩玉米须子。玉米的青色外衣,有一阵淡淡的清香,总是让我想起夏天清晨里的露珠。

         又是玉米丰收的季节,走过路口,听见人们把玉米皮扒得叽溜叽溜的声音。我笑了,我想我的脸上一定溢满了丰收的喜悦。

  • 回家 - [沉香]

    2008-09-28

          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南昌了吧。我想我的妈妈和我的猫猫。

          第一次离家这么久,一个人。关于朋友,也只是电话里的讯号。在武汉的最后一个下午,独处,又是我一个人。我把所有人都赶出门,用滴滴答答的拖把把地拖了个眼泪汪汪。晚上还有国庆前的最后一门课。门外传来同学拖箱的声音。我也想早点回家。

  •      海净说一般萎缩的都走极端,不是垃圾,就是才子。

         原因是我告诉她,我看见一个人很像陈宏涛。

         武汉忽然变凉快了。楼下的小猫,蹲在马路的中间,缩成一个球,像我的抓抓一样。阳光明亮,一副正宗的秋高气爽图。天空变得高远了许多,于是我们的心情也变得爽朗起来。我们在树林里小憩,石凳冰凉。风吹着悬铃木的叶子,哗——哗——我不知道那些树有多高,可是阳光顺着树缝覆盖下来,美不胜收。我真希望我看书的时候有一片干黄的树叶会落下来,或者我可以用它做书签。我和浩浩说,真想让他和我一块来这样的地方看书,他说,他正在路上。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两重意思呢?一是,他正在开会的路上;二是,他正在和我一起奔向美好未来的路上。

          武大的食堂,凭心而论,还算可以。我和小夏说,我终于发现武大的伙食好贵,原因是我以前一直都没有看清楚过过刷卡机。

         周三的下午,老师翘课,而我又能找到一个一下午都没有课的教室上自习,真的很走运。小夏在把自己填进图书馆的同时,千叮咛万嘱咐的把我塞进了教五。天气很凉爽,但夏天毕竟没有离开多远,中午的燥热还是让我的脖子变得有一点黏黏的。穿着短袖在自习室里小睡,已经有点凉。天才的我,抱着书包取暖。我早上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学习英语,结果抱着语言学的书一看就是两小时。学习的过程很简单,我不止一次的开小车,好几次走错了路,但最终又努力的回到了歪歪扭扭的正途上。于是下午4时许,我终于坐不住了,背起书包蹦蹦跳跳的就飞出了教室。

         今天的线路是我昨晚拿着地图琢磨好的,转过图书馆就是那个很有历史沧桑感的邮局。在里面给明信片贴邮票的时候,我满耳朵都充斥着武汉话。我有点惊讶,都2008年了,我怎么感觉像在某个乡村公社。看见图书馆后面的山坡上,一对旁若无人的情侣在那里搂搂抱抱。这在武大可不常见。我用眼角瞟着小鄙视了一下。浆糊太黏,我面对阳光,把明信片像扑克牌一样的展开举起,扇啊扇啊,终于可以扔进绿色的邮筒了。有两只狗狗在路边调情,继而躲进了小树丛后面,我站在路边明目张胆的偷窥了一会,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才高兴的跑开了。

          自娱自乐,我可是第一把好手。越来越多的单独空间,让我的这门手艺越发的炉火纯青了。我闻见了刚出炉的面包,真香,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 过程 - [沉香]

    2008-09-19

           我渐渐懂得享受过程。于是我开始努力学习。

           武大的图书馆固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资源丰富,语言学类的书简直匮乏更匮乏。总想着去院里的资料室里看看,无奈学院太远,武汉的桑拿天又蒸的人气都喘不过来。照镜子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腿细了很多,是走路走的吧。哪怕没细,我也定会感觉细了,因为这里要走的路实在太多太多。中午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趴了一会,脑袋底下还枕着翻了一半的民俗研究。这座园林的安静,在我穿越图书馆的一分钟内,懒懒散散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池子里有红色的金鱼,简单的一丛翠竹,朴素的廊子,有人懒洋洋的靠在柱子上看书。灰色概括着我们穿越过的廊子。我不知道前方是哪,但经过一扇扇有些年头的窗子,我也静默不语,生怕搅了那一份安静。

          上午的科学社会主义老师讲得确实不错。我还从来没听过这么生动有趣的政治课。很明显老师是忠实的无产阶级战士。她深刻热烈的热爱着她的祖国。这里说这句话绝对不是讽刺。老师在台上的慷慨激昂与眉飞色舞强烈的感染着我们。人需要对他所追求的东西抱有巨大的热情,任何人都是这样。

           早上进校门的时候,抬头看见悬铃木上有了不少的黄叶,教学楼后面破旧的石阶上也落满了黄叶。我很喜欢。防空洞里的阵阵凉意浸得我一阵阵清醒。我也喜欢看见阳光照在绿叶上。那种欣喜与美满,如同看见阳光照在女孩黑亮的长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