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歌 - [沉香]

    2008-11-17

         近日睡前闲来无事,总是取出朋友们的诗集,轻轻的诵读。开始的时候总是自嘲,俗人一个,连断句都分不清楚。可是渐渐习惯了,在睡前低声吟诵朋友们的几首小诗。想必,此生定要和这种艺术有所牵连,正所谓爱屋及乌吧。

         只是想说,不管谁人听见或者回答。我似乎很容易的就会把每一句诗歌,想成一副画面,全然不顾真实与虚幻。感觉好像年幼时站在街口的一次哭泣。热热的眼眶,以及被卷着沙粒的风吹干了的脸颊。我抽泣着,疲惫让我在阶梯上坐好。夜幕温暖的降临,天空默默的变成淡淡的暗红色,我想知道那是不是牡丹花的颜色。树叶不动声色的落在脚边,它们唱着歌,等待着大风把它们吹入草丛。视野的尽头越来越模糊,依稀有人影在晃动。我常在哭过之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与温暖,我太想睡去,沉沉的睡一觉。湿湿的睫毛,让我不能自主的闭上眼睛。我困了,忘记了回家。

          朋友们的诗,让我的心情变得很平和。它们总是适当的减去我心中的一两分孤独。读着它们的时候,我总感觉有温暖的雨水朝我扑过来,像花一样,轻盈的落在我的身上和脸上,浸透我的身体。我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夕阳的颜色。我张开双臂拥抱它们,拥抱那羞涩的麦子以及零星的花果。十里的蒹葭轻轻的遮盖住我的身体,而我也将化作一块泥土,静静的安享来年的春梦。

          可是醒来的时候,世界还是如此的挣扎。

  • OK - [悬铃木]

    2008-11-10

          今天去见了一下我的越南学生。

          挑战性很大,他来中国两个月,只有四个月的汉语基础。连“明白”是什么意思都不清楚,但是他却问了我一个较有难度的问题。他站在路边努力的盯着我的脸听我说话,我说边走边说吧。他问,为什么不说又走又说。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诚恳的告诉他我回去和我的同学商量一下再告诉他。显然,是个正常的中国人,基本上是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的。他以“我们是好朋友”的名义邀请我和他一起共进晚餐。在我看来有些像要挟。

          先不说一个80前的大哥哥一个劲的说:我懂了,谢谢老师。已经让我觉得有些受不了。更有甚者,吃着吃着,他说,老师我很喜欢你。他知道在中国“喜欢”和“爱”不是同一个意思。于是又补充说,我很喜欢老师,不是爱。很有点意思吧,但是让我有点无语。是不是,任何人在学习一门外语时,最先能弄懂的就是“我爱你”。我看他作业的时候,他说不要笑,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叫我不要笑话他。可是,那么简单的对话练习,真的很想笑。但是我只能微笑的告诉他,我笑是因为他做的很不错。凭心而论,四个月的汉语基础能做成这样不错了。我说如果你的汉语进步很快,我就请你吃饭,吃四川火锅。

          晚上和浩浩打电话说,我不打算收他补课费了,我不想只做语伴,我要好好的备课,认真的给他补习,这样的机会不多。我要好好给他补习。另外,也算交个朋友吧。

          另外,他把《三国演义》看了七遍,我的神呀,我连电视剧都没有看全过。今天我也不知道我干啥了,但是很累很累。

  • 所谓通宵 - [葳蕤]

    2008-11-04

           不知道那个时刻算是深夜还是凌晨,我只记得我轻轻的说:于浩,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顿了一会,咽了口口水,说:我喜欢你。接着我又顿了一会,问:你明白啵?我甚至没敢看他的脸。

           昨夜是我最新的一次通宵记录,上一次便是和小于浩在网吧里渡过的。从夜晚11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居然是一直和朋友们K歌。或许,在昨晚之前,我们只是同学,但现在,应该能勉强称作朋友了吧。如果说,我在铮那睡了来武汉后最安稳的一晚,那么昨夜应该算是来武汉后玩得最开心的一次了吧。

          现在天已经亮了,虽然是秋天,但天亮起来还是很快的。我刚刚在黑暗中踢了小猫的屁股,那小家伙居然睡得一动不动。洗漱完毕,想起要帮铮查点资料,她大概等不及了吧。不过中国期刊网的网页始终没打开,于是我就上这来了。

  •       花了一个星期做的幻灯片,忽然在今天下午变成了一堆乱码,我悲愤至极,差点就背过气去。紧接着又惊恐万状,因为明天早上我要用这份幻灯片“登台亮相”,于是只能迅速的冷静下来,寻求解决方法。好在,一半以上,我都有备份,于是还不至于沦落到崩溃的地步。

          我已经N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妈妈昨天给补的那三只大螃蟹,根本不足以替代我耗损的脑细胞。每天对着电脑八个小时以上,我脸上的小痘痘像雨后的小蘑菇一样,啵啵啵的冒了出来。走路吃饭,只要是长时间的干一样事,我都有睡着的趋势,除了做幻灯片。浪费了整整一周,什么书也没看,还有我的英语听力更是丢到了脑后。

          当然还是有些事情值得期待的,比如说明晚全班去通宵唱K。呵呵,生活如此美妙。

  • 写在作业之前 - [葳蕤]

    2008-10-26

          一不小心就睡到了日过中天。本以为昨晚看完《说岳全传》是拼了老命,没料到竟不知不觉的完成了。老实说,《说岳》的好,在一些小细节上,而不是整部书。

          武汉的雨总是说来就来说停就停,来去得异常干脆。常常一夜醒来,天空就一扫昨日的阴霾,虽然还是阴天,但天色却白亮的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昏昏沉沉的做了个梦,居然梦见自己在看《说岳》。待我决定下床的时候,已过了平时的午饭时间。浩浩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啃苹果啃得起劲。浩浩问,什么时候去吃饭?我说,等会。其实午饭就是苹果。我倒不是想减肥,只是下趟楼就得穿的整整齐齐的,不如衣冠不整在寝室晃悠晃悠的多自在。

          寝室里总是空无一人,除了我自己,于是常感觉这是自己的小家。我的这一块小天地,倒是被我弄得蛮温馨的,当然,桌上常常乱七八糟,不然哪像个家。

  • 丢书 - [葳蕤]

    2008-10-20

           我貌似丢了一本图书馆的书,可是问题是我没带出寝室啊,莫名其妙中。
  • 喜悦 - [悬铃木]

    2008-10-19

          当自己的思维小火花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和较权威的某一论题相契合时,心中的那种喜悦,总是让人为之振奋。

                                                                                                                                      ——我说的

          

  • 小水仙 - [葳蕤]

    2008-10-12

         我有一朵水仙花~~~~小水仙,可爱的小水仙,睡吧,睡吧,睡饱了,你才能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