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梦人 - [苦楝]

    2009-05-05

         时间飞逝,恍如隔世。

         习惯性的打开于浩的博客,听见的第一首曲子就是班得瑞的《追梦人》,接着便是神秘园。对于这《追梦人》的情感,还要追溯到五年前的中秋之夜,系里的联欢晚会。我破天荒的答应了一个女孩的邀请,给她的诗朗诵配舞。起先选择的《梦中的婚礼》,由于条件的限制,在上场前临时改成了《追梦人》。我试图在人声鼎沸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先感觉一下。可是紧张的心情让所有都化为乌有。只是当安静的音乐声在全场响起,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我如同盲人一般站在台上,能看见的,只有自己的影子。

         即便是后来在校舞蹈队,也再没有那晚绝佳的表现。曾经邀请于浩听班得瑞的《追梦人》,似乎他说他不喜欢,于是我也就渐渐淡忘了。而直到今天听见,才发觉,记忆如此深刻,而心情美丽如初。

  • 窗外 - [悬铃木]

    2009-04-21

        窗外有人吹笛,或者是箫。

        我更愿意原因肯定那是箫,因为我不太喜欢笛声的尖锐。原本有些浮躁,但听到箫声,沉静了很多。窗外,夏味已渐渐来临。那人吹了许多个夜晚,当然寒风凛冽的冬夜,关着窗子的我们便会忘记那他。直到春天来临,我们再度打开窗子,让春天的尘埃,肆无忌惮的闯进房间。于是,那人的箫声再度悠扬在耳畔。那点意境,是一点一点的加了进来。

         呵呵,执着的人。

  • 选择 - [悬铃木]

    2009-04-10

         挣扎了好久,还是做了同样的选择。老师的话很委婉,竞争非常激烈,要能。。。。。吃的了苦,后半句是我接上的。我的选择充满道理,第一次这么心安理得。

  • 不知所谓 - [悬铃木]

    2009-03-27

         今天第一次站在讲台上,虽然学生才刚刚十一个人。。。。。。。

         老手不用装的,尽管第一节课声音有点打颤,并且上得我自己都快无聊了。上到第二节课,就开始和学生们嘻嘻哈哈。显然,他们欺负我年轻。不过无所谓。

     

  • 北方 - [悬铃木]

    2009-03-21

    想要去北方

    就像

    当年的爷爷奶奶

    年轻的他们举家迁往南方

     

    有人把童年埋葬在那里

    有人把初恋埋葬在那里

    有人把一生都埋葬在了那里

    可是我把什么埋葬在那里了?

    我是那么的想去那看看

    海净说,北方的秋天

    天空很高

    娇说,那里有嘎吱嘎吱的冰雪

    从十一月到三月

    舒克说,他会陪我一起去

     

    爷爷回到了遥远的北方

    我已经好久不曾梦见他

    他的疼爱与骄傲依稀还在身边

    呵护着我瘦弱的双肩

    他的橘子树已经长得好高

    挂满被虫子啃噬的树叶

    却不曾结果

    就像

    爷爷闭上眼睛

    永远不再醒来

     

    奶奶时常絮叨着

    童年里的阴影

    寒冷的北方

    贫穷的生活

    和可恶的日本人

    她是忠诚的共产主义者

    常年供奉着佛龛

    青烟在午后的阳光里缠绵

     

    朋友们一个个去往北方

    在各自的城市忙碌

    我蜷缩在这个灰色的巨大农村里

    耳边充斥着热辣辣的方言

    梦里出租车司机絮絮叨叨

    不知所云

    我捂起耳朵

    不顾一切的逃离

    树叶落在眼皮上

    激活了我全身的怨念

     

    我越来越想去北方

    穿着我的舞鞋

    像小时候眯起眼睛

    灰尘在空气里跳舞

     

         爷爷离开我已经十周年了。他疼爱的我在这十年里做了很多的错事。每当我想起爷爷的时候,总会后悔不迭。在爷爷的墓上放上鲜花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如果可以,在今年的时候,很想带一个人去北方,去爷爷的墓前看一看,告诉他我努力的活着,幸福的活着。

  • 樱花梦 - [悬铃木]

    2009-03-19

    樱花梦,此时不梦更待何时。终究梦一场,也不枉费这两年光阴。

  • 哈,许巍! - [悬铃木]

    2009-02-27

       

         

  • 就医未果 - [苦楝]

    2009-02-23

         回来武汉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处在低迷状态,面对同学,还得作出振奋以及无所事事的样子。

         就医未果。我站在路口不知道何去何从。熟悉的道路、房屋、湖水,以及那冲天的梧桐,都是我熟悉的。可是心里一颤,却似昏梦惊醒。我疑惑着问自己,我这是在哪?我该去哪?我甚至忘了来这的目的。

         原本的dream在哪里?或许我从没梦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