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见 - [枫缘]

    2010-04-06

          悠闲的时候我们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腔,你说通宵的疲惫让人觉得温暖。我喜欢这种疲惫。我们忘了彼此之间的爱情,互相诉说着年幼时的悲伤。睡梦中的时间总是很短暂,醒来的时候,我悲凉的想,最好的你偏偏遇见了变坏了的我,可是我为什还在自私的想要你对我好只是因为喜欢我?闪电劈过的黑夜好累啊,哗哗的泪水冲掉了黑色的眼影,醒来的时候,小猫蹲在钢琴边,偷偷的嗅来嗅去。我的眼睛好痛。

  •      终于,终于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也上扬着嘴角。此时此刻,樱花即将绚烂,春风如此得意。

        

  • 由吹泡泡想到的 - [樱梦]

    2010-01-19

          挣扎了许久,终于决定把自己从索绪尔和乔姆斯基的牢狱里解救出来。三个人安安静静的在公园里散步,喂鱼,拍鸽子,吹泡泡,回想着年幼时的游戏。喜欢武汉那些上了年经的街道,那些挂着巨大鸟窝的树木。天气阴沉,风微微的吹着,好像在春天一样。武大梅园的腊梅开了,黄黄的,不时有着鸟雀在树枝间欢快的唱着。也有退了休的老男人门,带着一笼一笼的鸟,挂在密林的树枝上,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鸟叫,并阻止人们靠近。买了一瓶吹泡泡的水,在公园的小径上一边吹一边走。艳艳说起她有一回跟一个小孩比赛吹泡泡,她用的铁丝圈,那个小男孩,用的是那种吹泡泡的专用喇叭。她说她无论怎么吹也不如那个小男孩吹的多,但是她的更大。

    唾手可得反而会失去它的珍贵。就如吹泡泡一样,可以借用一定的工具呼啦啦的一下吹很多很多五彩缤纷的泡泡,但是吹泡泡的乐趣呢?

  •      今天杰雷米没来上课,因为生病了。何思泰也没来上课,不知道那个小鬼跑到哪里去了。娜塔莎和苏吉亚没来上课,不想管他们。

         今天让她们一个一个读书,然后互相挑错。读完书,柯雅很不高兴,大概是我挑她的毛病挑的太多了吧。其实我挺喜欢柯雅的,她好好读,语音很漂亮。娜斯嘉今天挺乖,课间想溜,但是被我叫住了。金志映今天不太乖,我布置期末考试内容的时候,她反应最大。杰雷米不在,马西斯担负起搞笑的任务。他读书的时候,总是挑着眉毛学我的腔调和神态。没办法,谁让他们读的太差,我只能尽可能的夸张的做师范。

          今天来的三个俄罗斯女孩,学习的学总是读不好。马西斯同学依旧是把句调和第二声搞混。第四声还下不去了。俩韩国女娃的发音依旧是那样,但是总是觉得不够饱满,好像嘴巴张不开似的。

          今天说了很多话,很累~

  • snowman - [樱梦]

    2009-11-16

        这个时候本来是应该在看书或者备课的。可是,外面一直飘着细细的雪花。离奇的很,11月的南方竟然飘起了雪。

       

  • 哭泣是因为思念 - [沉香]

    2009-09-24

          仿佛过了很久,清醒过来才发觉只过了五天而已。

          我始终没有赶上见她最后一面,脑子里全是她用力的屏住最后一口呼吸等待我的样子。火车的速度怎抵得住人间的一口热气消逝。浩浩只用四个字便压抑了我全部的后悔,“命中注定”。脑海里全是她活着时的印象,坐在茶几后面若有所思的抽烟,用苍老的手指掐灭烟头的余火,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身影,听见我回家高兴到颤抖的声音。她说我小的时候她抱着我吹风筝的眼睛。我记得她做的所有美味的汤。她的强硬总会让我忘了她是个年迈的老人,会让我忘了她有一天也会离开人世。于是我经常的想爸爸想妈妈想猫咪,却从不曾想起她。是的,她活着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思念过她,可是为何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思念却源源不绝。

     

  • 清音 - [沉香]

    2009-09-08

          前几天,浩浩到我这。每天早晨,我打开收音机叫他起床。

          一个人独处久了,总想听听别人说话的声音。大概这就也是广播一直存在的原因之一吧。冰冷的MP3以及热辣的网络并不能给人这么恬淡的安慰。浩浩说他也喜欢这种感觉。我想起中学的时候,曾经痴迷的听过一阵广播,常常戴着耳机直到凌晨才沉沉的睡去,第二天,免不了老爹的一顿臭骂。

          住在弘博的时候,总是羡慕对门寝室,能在早晨洗漱的时候打开广播。哗哗的流水声伴着收音机里的歌曲与问候,以及窗外沙沙的树叶响,还有墙上晃动的树影。一天便这么生机勃勃的开始了。无奈我这边高楼林立,收音机无疑是个摆设。看了一天的书,洗澡的时候,把收音机带进厕所,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寂寞。有个叫清音的主持人,我高中的时候就听过她的节目。以前总是觉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特别孱弱,没有底气。不过那点沙哑听起来却觉得特别的清澈。想来已经五六年了。

         她在念杨绛的《我们仨》。我喜欢这种朗读的方式,淡淡的,没有什么感情的波折,却有一种淡紫色的忧伤。我问浩浩有没有看过这本书。他说,估计写的相当一般。我却依然执拗的发誓要找一本来看,只因为有一句,是我喜欢的。大概是这个意思:回到家后,屋里空无一人,只有我们相对而读。

        

        

  • 樱顶的老图 - [樱梦]

    2009-09-02

         一直都很向往樱顶的老图,不过一年来忙忙碌碌,总是作为观赏的游客从门外经过。一切关于学习的神圣时刻,都是在枫园那个飘着饭味和糕点香的自习室里度过。又重复了一次花开花落,天又渐渐凉了下了。坐在沧桑的老图里上一次自习的愿望,想必又要随风飘落了吧。

         其实,坐在老图里上自习的感觉究竟如何,我始终是道听途说,只听说,冬天是万万不可去那自习的,冷得很。另外,就是老图规矩很多,保安叔叔说,什么拖鞋,高跟鞋,硬底鞋是不能穿进去的。我还没进去呢,就已经望而生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