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友谊 - [悬铃木]

    2010-12-18

          其实我想说的是,那半个小时是一周中非常值得期待的时刻,没有数学题与英语的骚扰。很安静,尽管有车从耳边呼啸而过。我们手牵着手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风很大,隐隐夹杂着灰尘,略过头发,滑过脸颊。西斜的太阳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 糖果盒子

    2010-10-10

         想必这一场雨下去,树上的糖果盒子都要给雨水冲去了~

         我说的糖果盒子是树上那一簇簇细细的桂花。晚上的时候,一块块的挂在树上,还香喷喷的好吃看得见,很像小时候吃过的糖块。

         下午冒着风雨,和于小浩同学拎回了我心仪已久的音箱。好像两个蓝色的大眼睛。开着听了一晚上的武汉93.6。好满足啊。晚上的萝卜汤的香味现在还在口中回荡。由于我每天的宗旨是不能浪费,于是于浩浩同学每天吃完饭都会像挺尸一样,在凳子上挺几分钟肚子。前天做的胡萝卜炖牛肉,胡萝卜甜甜的,牛肉那个香气不是一般肉能比的,光摸了几下生牛肉,我的手就都是香气。听见我的小锅咕噜咕噜的响,房间里便到处都弥漫着牛肉的香气,人生何求啊~

         我最喜欢吃莴笋的叶子,绿油油的,略带一点苦味,特殊的香味。加上几点鲜红的干辣椒,不管是味道还是颜色看起来都很好。小于浩不喜欢带苦味的蔬菜,于是每次都跟吃药一样,一口气先把不喜欢的菜吃完,真是挑食挑的厉害,大家快来批评一下~

          也不怪于小兔同学长得白,吃起青菜来跟兔子一样。不管是啥颜色的,只要名字里带着青菜白菜的,基本上来者不拒。总是让我买那种最大号的青菜,还要求不要炒的很熟。吃得叫一个香啊,吧唧吧唧的一点都不注意形象。

          明天吃什么呢?把于浩同学煮煮吃了好了~

  • 论自己的老掉 - [葳蕤]

    2010-09-27

         很明显,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仿鲁迅的《论雷峰塔的倒掉》。

         很久没有写些什么,倒不是因为生活太过忙碌,而是因为惰性。每当提笔决心写点什么,犹豫一会,便心想算了吧,没什么好写的,下次吧。今天下午在浩浩的电脑上下论文的时候,无意间点开他们班小朋友的空间,哇,那感情细腻的,相比之下,我自己好像是个出土文物。

        我写完上句话的时候,起身倒了杯水,桌子底下的横杆吱地响了一身,我倒水的时候还在想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断。等我到完水坐下来,习惯性的把脚放在横杆上,只听“啪”的一声就断了。我可怜的小桌。45块钱买回来的,倒也挺争气地任我蹂躏了这么久。我趴在这桌上,书写了我所有的奋斗史。毕业了,原本以为终可以告别这摇摇晃晃的小桌,从此便可以安安心心的在一张正式的书桌上写字,但也因前同居室友迟迟不来搬家具,让我暂时打消了再买一张书桌的念头。

         继续上面的话题,浩浩同学开学快三个星期了。天天的朝夕相处,颇有些老夫老妻相依为命的味道,快不记得以前一起出去做些什么时的那份贴心了。说到这,我越发的觉得自己老了,以前的那份闲情逸致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午睡起来头也不梳,脸也不起,整个一黄脸婆的样子,宅女们(说好听点,居里夫人)的脸色也比我好看三分。昨晚提议去樱顶上散步,被浩浩同学的一场球赛打消了这个念头。咳嗽不知不觉也进行了两个月,被医生告知得了气管炎,吃东西要忌口,辣的凉的先不说,连吃糖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药吃了不少,可总是不能坚持按时,所以痊愈无望。随着天气转凉,又有加重的趋势,看来医保卡得快快办下来,不然那点可怜的工资怎么够把药买来当饭吃。

          话说昨天我自己提议去买个懒人桌,供我在床上备课使用。想来,想赖在床上不动,也是“老”的表现之一吧!

  • 教师节快乐 - [悬铃木]

    2010-09-10

         昨天备课备到12点,今早六点的闹钟准时响起,窗外清晨的美景尚未睡醒。

         我开始和小学时一样期待星期五的到来。一周有四天要坐591,天天都等着看公交车上的雷人广告。不知道哪个不知名的歌手唱的歌,我一天可以听两遍。还有《盗梦空间》的宣传片。在终点站的后一站下车,步行将近10分钟抵达校门口。再走将近10分钟抵达教室。常常不等上课,就已经大汗淋漓。

          

  • 我又毕业了~

    2010-06-23

        我又闹着玩呢~

  • 好好说说这个月 - [苦楝]

    2010-05-14

          毕业前夕的某个月,整天没日没夜的坐在寝室里赶论文,就是我这个月的状态。

          每天晚上在翻开《西游记》前哭一场,一是为了发泄,二是为了好睡。不得不承认,我这次确确实实吃了外语不好的大亏。我承认差距的存在,但是我为什么要哭呢?

          其实,考博这回事,我想了一下,当初真的应该考虑下陈宏涛劝我的那句话。当然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恐怕一时还难以看清。我想导师有权给学生加10分的权利,恐怕不会写在招生简章上吧。不过,我既然当初承诺我要以第一的成绩考取,我现在就不会跑去抱那个老师的大腿。不蒸馒头争口气。我即便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丢那种人。谁叫自己没那么幸运,自己的导师不是博导呢。大家加了10分都过线了,除了我。于是我也就成了世界上唯一敢承认自己没有过线的人。

          我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美景是这里最吸引人的东西。我常常在思考在这里两年学会了什么。我常常会悲凉的看着浩浩,或许有一天他会发现他爱的那个人不见了。取代善良的是自负、傲慢、野心勃勃。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我不是个好人,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诅咒那些伤害过我的人,要下地狱大家一起下。

         这一次的失败让我精神上彻头彻尾的崩溃。可是,我的内心总是有一丝连自己都很难捉摸的满足,这种满足很早就存在了。每当挑战出现的时候,它就会涌上来。我嘴上抱怨着多么辛苦多么困难。可是心里每一次都在为冲破一个新的挑战而欢呼。

          该说的都说完了,就到这里吧。

  • 时间 - [苦楝]

    2010-05-12

    谁能给我一段凝固的时间,让我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

    累了,想停下来,但不断地走下去才是唯一的选择。

  • 悬铃木 - [悬铃木]

    2010-04-22

        屋前的悬铃木已经彻彻底底的换了新装,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的来回跳着。我开始觉出这个城市的一点人情味来,但随即有被下水道堵塞带来的污水横流给冲刷的干干净净。

        这几天赶论文着实有些辛苦。好不容易敲敲打打出一万五千字,却迟迟不敢给导师修改。和导师交流过后发现,这一万五千字到有五千字是废话。与其让导师看了费力伤神,不如我自己自觉做个修改。

         关于租房,我的想法是租个一室一厅,但是很无情的应了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满心欢喜的祝福老兰、智智她们把楼下的房子给我留着。可是却被告知,她们统统都会搬走。意味着等我搬进去以后要重新给另一间屋子招租。然后就此面对陌生的面孔。

         我忽然对结婚这两个字有了好感。因为可以顺理成章的买洗衣机和电冰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算了吧,哪里都不是长久之地。而且,一个人抱着一个洗衣机一个电冰箱怎么说都有点奢侈。如果我有了自己的家我也会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像现在,忙得时候,房间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最近花钱很厉害,没来由的,钱就出去了。开始减肥,第一次不吃撑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今天在外院听课。发现原先几个来时非常苗条的欧洲女生都变胖了。还是中国物价低啊。论文还差一个调查,我迟迟不愿动笔,一是不知道怎么做,二是懒得去做。还是快点吧8号就交定稿。再不弄就参加不了网霞的婚礼了。